昨天上午,35歲的園林建築工程師安金星,在市婦幼保健院住院部三樓產房外焦急地等待,他的妻子張林艷正在產房中,為順利產子做著最後的努力。9時39分,護士告訴安金星,他的女兒,也就是他的第二個孩子呱呱墜地,母女平安,女兒重6斤8兩,體長52釐米。
  此時,市四屆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審議通過《重慶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修正案(草案)》,並於當天開始施行,標志著我市單獨兩孩政策啟動。
  因此,安金星的女兒,算得上我市單獨兩孩政策實施後出生的首批兩孩。
  重慶晚報記者 彭光瑞 鄒渝 劉潤實習生 張惠娟 董凌霄 攝影報道
  老幺的堅持
  哥哥姐姐影響人生,籌劃10年要兩孩
  昨下午3時,市衛計委舉行新聞發佈會,公佈重慶單獨兩孩政策實施方案。此時的安金星正在病房中,安靜地陪伴著剛剛生育的妻子,喜得千金的激動尚未消退。
  對於第二個孩子,安金星有一份和常人不同的執著。
  他的家鄉在新疆,他是家裡的老幺,上有5個哥哥姐姐。安金星童年的回憶,全都和自己的哥哥姐姐有關。3個哥哥是他的保護傘。姐姐則是他的榜樣,大姐比安金星大10歲,1996年時考上大學,這在當時的家鄉是很牛的事情。大姐每周都會寫一封信給他,督促他學習。有了這個榜樣,他最終才能考上研究生,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。而在家裡,他已經是第四個大學生。
  所以,當他認識了同一所大學的獨生子女學妹張林艷並於2004年確立戀愛關係至今的10年時間里,他都在謀劃自己的未來生活———做兩個孩子的父親。
  2012年6月13日,張林艷順產誕下第一個兒子。為了生孩子,她還辭去了工作。孩子1歲時,賦閑在家已兩年的張林艷向安金星提出準備出去工作,但安金星卻有另外的想法。他告訴妻子,國家正在著手制定單獨兩孩政策,自己也想要第二個孩子,與其讓妻子出去工作一段時間再回來生二孩,不如一鼓作氣把第二孩也生下來。
  不能讓兩個孩子年齡相差太大,不然大兒子會鬧情緒。安金星這樣勸妻子,同樣也想要第二個孩子的妻子點頭同意。
  意外的收穫
  也許不完全符合政策,但妻子年滿28歲
  昨晚7時,在照顧妻子的閑暇中,安金星用手機瀏覽新聞時看到一則消息,重慶單獨兩孩政策從當天起開始實施。這讓他興奮不已。
  其實,安金星從去年11月份就開始留意全國的相關新聞,但無法確定重慶何時能夠實施。所以在與重慶晚報記者的交談中,他一直表示:“真的很意外,我們真的沒有故意往這個時間點上湊。”
  安金星認為意外的理由很充足。從時間上說,他和妻子準備懷孕的時間差不多是去年6月,那時國家的相關政策並沒有出台。從生產方式上說,張林艷兩次生產都是順產,時間上兩人也無法主動控制。
  “其實老婆離預產期還有3天時間呢。”安金星說,雖然不是故意為之,但自己對重慶開始施行單獨兩孩政策這個消息仍然十分開心。
  對於重慶單獨兩孩的政策,安金星從網絡上進行了一定的瞭解。他告訴重慶晚報記者,也許他的女兒不能完全符合政策的出生要求,但他初步判斷,他們滿足單獨兩孩條件,妻子已經年滿28歲。
  淡定的老爸
  計劃2.0版育兒經
  一家四口要睡一起
  3
  昨晚9時,安金星耐心地跟著新聘請的護工做產後護理。
  這已不是安金星第一次看到護工這樣做,上一次兒子出生時,他就已經看過護工的操作,例如怎樣給孩子排胎便(新生兒第一次排便),怎樣給妻子清潔身體,怎麼防止孩子吐奶,他都如數家珍。只是因為上一次自己未親手實驗,為保穩妥,他還是請了護工來完成。
  與此同時,在渝北區的某小區,在妻子預產期快到前就從新疆老家趕到重慶的父母,正在照看著他們已2歲的大兒子。
  “2012年6月13日8點55分,7斤4兩、51公分;2014年3月26日9點39分,6斤8兩52公分。”安金星說,這兩個數字自己永遠都會記得。他說,第二次當父親感覺是不一樣的,少了些惶恐,多了些責任和興奮。“老大出生後到一歲多了,一家三口都睡在一張一米八的大床上,旁邊的嬰兒床買了很久,卻一直沒用過。”安金星說,老大一直是兩人親手在照料。
  女兒出生前,父母曾提議把老二帶回新疆老家去帶,但這是安金星絕不能容忍的事情。他的2.0版育兒經構想是,等女兒一齣院,他會將卧室的嬰兒床利用起來,老大繼續和夫妻兩人睡床,老二就放在他們旁邊,“一家四口要挨在一起。孩子只有和父母、兄弟一起成長,才能健康快樂。”安金星認真地說。
  “今晚又是不眠之夜,兩個小時就要起來一次。”說這話時的安金星很淡定,但他說,這是自己的福氣。  (原標題:研究生夫妻很幸運昨日搭上首批單獨兩孩列車)
創作者介紹

裝潢室內設計

zp96zpgi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